您的位置:首页 - 党政工团 - 时政文摘
时政文摘
徐长银:对中国反恐法横加指责 美国的虚伪面孔一览无遗 责任编辑: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6-01-05

2015年12月27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然而,美国政府官员对中国根据形势需要与其他国家一样制定反恐法却说三道四、横加指责。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克·特纳在28日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毫无根据地指责说:美国担心中国通过的反恐怖主义法“可能会加大中国国内对言论、结社、和平集会和宗教自由的限制”。

对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这种说法,新闻发布会上的一些记者都感到愤愤不平。一位记者提出:“中国外交部说这项法律是根据现实需要和最新局势制订的。因此,如果这项法律的目的是为了使中国更安全——没有严重的枪击事件,减少针对中国的恐怖活动,这不是美国至少应该表示尊重的一件事情吗?”

然而,特纳在回答这个问题时闪烁其词,并继续说什么美国表示担忧是因为“我们相信某些法律条款反应过度,可能会导致对言论、结社和和平集会自由的更多限制”。

有记者继续追问:那么你如何在保护隐私、言论自由等这些问题上与维护国家安全和保护人民安全的问题上保持平衡?美国政府实际上也有“后门”进入美国的公司,中国制定的反恐怖主义法与美国的类似法律是一样的,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不是采取双重标准吗?

特纳对此的回答竟然是:“我还需要对中国这项法律的最后文本进行研究,也需要对我们自己的法律进行研究。”特纳的回答真是有些莫名其妙,既然美国方面对中国的反恐法还没有进行研究,它又有什么资格对此说三道四。

2015年3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曾表示,中国的反恐法要求电信业务经营者和互联网服务提供者为国家公安机关调查恐怖活动提供技术支持和协助,这样会使中国可以在美国技术公司的系统中安装“后门”,这是美国所不能接受的。

事实上,美国政府要求美国所有的电信公司和网络服务公司都必须配合美国的情报部门进行电信和网络的信息监听和情报收集活动。美国的这些公司也都是按照政府的要求这样做的。

众所周知,美国进行的电信和网络窃听活动无孔不入,美国几乎所有人的手机通话和网络信息都在美国有关部门的掌控之中。因在手机通话中或在网络邮件中咒骂奥巴马总统而被联邦调查局调查和起诉的事件时有发生。在美国国内是如此,在国际上也是如此。英国一对年轻情侣到美国旅游,行前他们在电子邮件中开玩笑说要到华盛顿闹革命,结果他们到美国后一下飞机就被投进了监狱,无论这对情侣如何解释,第二天他们还是被驱逐出境。这就是美国所说的保护言论自由。

斯诺登揭露了美国在国内和国际上大肆进行网络窃听活动的丑闻之后,美国政府辩解说,美国的做法是为了维护美国的安全和反恐的需要。可是,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数十个国家领导人的手机电话被美国情报部门所监听,难道这也是为了反恐的需要?美国方面还辩解说,美国反对的是对企业进行网络监听和窃取技术情报的活动。但是,当斯诺登披露的材料证明美国对中国的企业甚至学校都进行网络窃取活动时,美国有关政府部门官员又振振有词地说,美国获取的企业情报资料并没有提供给美国的企业。这些人真不知天下还有羞耻二字。

德国《新德意志报》12月28日报道说:中国已经到了制定反恐法的时候,但却招至美国的批评。美国总统和经济界高层认为中国的言论自由和个人隐私受到威胁,外国的技术企业的加密技术面临泄露。“但恰恰是美国自己”至今打着反恐的旗号“一件不漏地做着它们认为北京应受到指摘的事情”。美国对中国的批评“是虚伪的”。

十分可悲的是,美国并不认为它的做法是错误的。在美国看来,它是世界老大,它能够做的事情,它可以不让别人做。美国特殊论和例外论在美国非常盛行。然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权主义的做法在国际上既不会得到支持,也不会获得成功。(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徐长银)